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青海網絡公司

那些跑路老板的故事

1.、棉花收購加工廠老板

2011年冬天,我的一個客戶,跑路了。這位老板從走街串巷收棉花的棉花販子做起,一步步積累,開了家棉花收購加工企業。2009年,老板看到附近有些無紡布企業效益好,就投了大約500萬,建了個無紡布加工廠。

當時我去考察,看到的是最新款的設備,可是投產之后,形勢急轉直下。2008年國家支持上基建項目,無紡布作為防水材料,需求很旺盛,但到了2011年需求量驟降。而且,好客戶都在老廠商手里,新人進來,只能去做不好收款的客戶。

老板跑路的時候,欠銀行600多萬,欠民間高利貸600多萬元。銀行的600多萬元是多年來一直續貸的,在經營旺季的時候放下來,在淡季的時候就還上一部分。民間的600多萬,據說剛開始只有300多萬,后來利息越借越高,從2分到5分,再加上利滾利,成了600多萬。

春節前后,公安局利用經偵手段把他抓回來了,拘留了幾天,就放出來了。我請他到銀行里來,問他還有沒有還款能力。他從衣服里掏出一大堆白條,說這是客戶欠他的貨款,去要了好多次了都沒收回來。后來,擔保人為他代償了這筆貸款,總算有驚無險。

這是一個典型的小微企業多元化經營失敗的案例。

2.、投資KTV的食品批發商

2012年4月,我們給這位食品批發商發放了貸款;9月,他想增加一些額度。我問為什么,他說要合伙開一家KTV。我問要多少錢,他說800萬。我說“你們這是在找死”,他們沒有一絲不安,向我說KTV是多么賺錢,管理不用擔心,專業的KTV管理公司保證每天營業額5萬元,2年收回全部投資;資金也不是問題,有人說要投200萬入股,但是他們不要。

我說,第一,職業經理人靠不住,小微企業要靠自己管理;第二,如果有人入股,雙手歡迎,減輕資金壓力,降低風險??墒撬麄兗航浬钌畹爻磷碓趯TV賺錢的憧憬之中了,一句也聽不進去我的話。

2013年1月份,春節前夕,他們的KTV經過緊張施工,終于試營業了??偼顿Y達1000萬,超出了預算;但每天的營業額也就兩三萬,與經營公司承諾的五萬相差甚遠。一個月五六十萬的營業額,除去各項開支,利潤大概有二三十萬。他們很滿足,相對于原來的食品批發行業,利潤非??捎^了。

2013年4月,他的貸款到期,還款后,又給他貸了款。當時也心存僥幸,也許他真能走出多元化投資的宿命,一舉轉型成功。但是,糟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。

2013年8月8號,他的合伙人選了一個非常吉利的日子,跑路了。這位合伙人通過民間借貸融了500萬,而這500萬里,這位老板就擔保了200多萬,債務人跑了,債權人讓他還。

8月12日,我找到他,告訴他,當前處置的辦法只有一個,抓緊把KTV賣了,還上債,你還繼續賣你的礦泉水方便面。他說考慮考慮。

當時有人出價400萬接手,可是半年前投的是整整1000萬啊,他舍不得。之后,銀行不再續貸,債主們輪番催收,他一跑了之。好在他的幾個聯保體成員還正常運轉著,己經達成了還款協議。

3、買地的物流公司老板

這是2013年的一筆業務,沒等批下來,申請人就跑路了。

這是一家物流公司,名下有二十多臺危險品運輸車,沒有貸款。我去考察,財務柜臺的收付款還挺忙,一大排大貨車整整齊齊地停在車場上。除了這塊租來的停車場,老板在工業園區又買了60畝新廠區。

我不明白,一家物流公司為什么要買這么多地,而且要建廠。有的物流公司,只有一間辦公室,只管著車輛檔案,連停車場也不提供。老板含含糊糊地介紹了自己的項目規劃:先建設1萬噸的存儲項目,再建個10萬噸的溶劑油生產裝置。

看得出,他對物流還算在行,但明顯不太了解倉儲和生產。我問他:“新廠區投了多少錢?”老板說:“買地花了600多萬,填土100多萬,搞建設花了小200萬,加起來快1000萬了?!蔽覇査骸百Y金來源有哪些?自有資金占多少?”他支支吾吾說不出來,顧左右而言他。

不過瑕不掩瑜,他的材料報上去,審批人員一看還算不錯:貸款不多,資產實力還可以,就是擔保人稍差一些。為擔保人的事,來回折騰了好幾遍,一拖就是一個多月。就在審批過程中,他跑路了。

之后聽到消息,他總共欠款2000多萬,全是民間借貸。又聽說,他借貸主要是用于買地,兩年前園區剛開始建設,土地價格很便宜,大約就是10萬一畝。他的物流項目屬于政策比較支持的項目,拿地手續辦理很快。

他當時手里也沒有多少錢,七借八借,利滾利,最后居然成了2000多萬。后來,法院把那60畝地拍賣了,成交價2000多萬,幾乎能把他的窟窿堵上,但是他還是沒有回來。

這家企業犯兩個致命的錯誤:一是為了買地而買地,搞不清資產的用途。第二,以短期借款投固定資產,“短貸長用”,而且用的是高息的民間資金。

4、大打廣告的水泥廠老板

按照一般的邏輯,企業如果還不上貸款,就可以宣布倒閉了,不一定要跑路。這家企業知名度很大,高速公路兩旁的廣告牌有好多塊,估計每年僅這一項廣告費也上百萬元。

企業原是一家小水泥廠,由于在市區附近,不太符合國家產業政策,政府就責令搬遷。于是易地重建,新廠區很氣派,500畝地,有三個大項目:水泥項目、超微礦粉項目、預應力管樁項目。

我(“我”是《我是銀行客戶經理》作者王團結,正和島注)接觸到這家企業,是因為年底銀行與企業的銀企對接會選在這家公司開。老板講話不如其他幾位慷慨激昂,只說自己的產品是一種新型建材,不同于傳統水泥,但是聽起來還是水泥。會開完了,不久就過春節,春節之后不久,就聽說企業被債主們堵門,隨后宣布倒閉。

這家企業倒閉有諸多原因。首先是趕上政策不支持:一是政府的拆遷補償款,總數有幾千萬,但是政府只到位了一部分;二是他想著土地證辦下來,以土地證抵押,銀行貸款很容易獲批,但在房地產整體不景氣的情況下,水泥產業屬于不支持行業,多家銀行都未批準貸款。

其次,這里不是水泥廠聚集的地區,也不是原材料產地,在市場上沒有價格優勢。

第三,管理雜亂無章。水泥廠倒閉后,有債權人去收應收款,但到水泥廠一問,說是業務員已經把錢拿走了,債權人回到自己企業一問,并沒有收到這筆錢。管理松散,指頭縫里就漏掉不少。

雖然資金緊青海網站建設問答 張,企業還是花了很多不該花的錢。首先,圈地500畝,根本用不完。第二,企業內部設加油站,企業的車輛并不多,純屬浪費。第三,客戶都是靠銷售員維護的,卻在戶外亂投廣告。

5、三次代償擔保債款的好老板

想起來這個案例,總是百感交集。人是好人,企業是好企業,可是時運不濟,世事弄人。

故事1中的棉花收購加工廠老板跑路后,本故事的主人公是受傷最重的當事人。他為棉花廠老板擔保最多,代償了近400萬。當時很多人都以為他要倒下了,但還是堅強地生存了下來。代償后,銀行又相應的增加了一部分額度,就這樣挺過來了。

2013年續授信的時候,他擔保的另外一家企業又倒閉,替人代償了100萬。談到兩年內兩次代償,他妻子眼含淚花:“這些年省吃儉用,別說到城里買房子、換好車,就是貴一點的衣服也不舍得買,誰知道最后替別人還了賬!”

誰知厄運遠遠沒有結束,2014年,他擔保的一戶又出了問題,這次似乎躲不過這一劫。這一筆擔保不但替人代償了100多萬,而且造成了兩個最不利的后果:一是大家都認為他撐不住了,沒有人給他擔保;二是當地一家銀行的貸款到期后沒有續貸,這樣就形成了資金鏈斷裂,在我們行的貸款出現逾期。

平常人很難理解這個老板的是:老板明知對外擔保有風險,為何還要擔保?當事人都是有苦難言。這位老板也是做棉花加工行業的,在棉花收購期需要大量資金,而這些企業一般都位于鄉鎮上,既沒有房產證,也沒有土地證,想貸款就必須互相擔保。

而且,同行業擔保更加加劇了風險:行情不好是大家都面對的問題,有的企業感覺到沒有前景就摞挑子不干了,像這位老板這樣堅強的企業家不僅要勉力維持經營,還要為別人代償。這是聯保制度需要反思的一個問題。


本站所有文章,如需轉載,請注明:轉自西寧網絡公司[http://www.jf-po.com]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jf-po.com/show/394/
上一篇:創業者尋找合作伙伴怎么找? 下一篇:大學生創業會遇到哪些風險?了解風險才能更好創業!

青海網絡公司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