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西寧科技資訊

春晚也玩VR直播,VR直播成熟了?

  2016年6月25日,天津梅江會展中心,世界經濟論壇第十屆新領軍者年會即夏季達沃斯論壇,“流動的創意”主題展區,觀眾在體驗VR虛擬現實電影。新京報記者薛珺攝

  明晚就是除夕之夜,也是央視春晚播出的日子。近日,2017年春晚將采用VR直播的消息不脛而走,尋找中國創客記者打開央視影音APP發現,在其開屏首頁上已經出現了央視春晚VR直播的提示。

  這對于正陷入寒冬輿論的VR行業而言,無疑是一個重大利好。

  這并非VR直播的首秀,近幾個月來,VR直播頻繁出現在各大新聞事件和綜藝活動的現場。前不久刷爆娛樂圈的王菲演唱會就采用了VR直播,而且還是付費觀看。江蘇、湖南兩大衛視的跨年晚會也不約而同選擇了VR直播,市場反響都不錯。

  2016年是VR技術突飛猛進的一年,Oculus、HTC、Sony三大國際巨頭的VR頭盔都陸續出貨,且開始了生態布局,VR終端開始向消費級產品轉變。當VR領域的硬件基礎和拍攝、制作技術日趨成熟時,VR直播也登上了舞臺,頻繁滲透到各大晚會、新聞事件直播中。

  VR直播的技術條件是否已經達到了大眾消費級?這到底是一個輿論宣傳的噱頭,還是一項顛覆傳統視頻直播形態的黑科技?

  【現狀】

  VR直播成為盛典新寵

  高盛預測,基于標準預期下,2020年全球VR直播用戶數量為2800萬,市場營收規模為7.5億美元,2025年用戶數將增加到9500萬,營收將達到41億美元。

  由此可見,未來,VR直播極有可能成為各大綜藝晚會、大型賽事直播的重要形態,也會成為不同電視臺、IP之間競爭的關鍵賽點。

  迄今為止,VR直播的主要應用場景還是演唱會、頒獎典禮、開幕式等大型活動。在這些活動中,VR獨特的沉浸式仿真體驗十分適用,歌迷或粉絲可通過VR眼鏡、頭盔來獲得親臨現場的視聽享受,也彌補了很多粉絲無法現場觀看的遺憾。

  2015年10月,騰訊視頻在直播BIGBANG澳門演唱會時,出人意料地在直播頁面中加入了360度VR全景直播,超過98萬人同時在線觀看了這一場景。2016年10月,莫文蔚的“看看世界”巡回演唱會杭州站也采用了VR直播形式,這場僅限愛奇藝會員獨享的全景直播,就有超過190萬歌迷在線觀看。在王菲2016年演唱會的VR直播板塊,在距離直播還剩1個小時時,就已經賣出了180萬張票。

  伴隨著VR直播技術日益成熟,觀眾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,VR直播也開始廣泛地應用于各種大型晚會、頒獎典禮和更多的領域。

  此前,籃球明星科比的“謝幕戰”,NextVR進行了直播。2016年9月,首場美國總統競選電視直播辯論,NBC與Altspace VR聯手制作一個虛擬現實場景的民主廣場,通過VR技術360度直播,視頻包括辯論、政治專家的問答討論、政治喜劇活動等。今年1月20日,在美國新總統特朗普就職典禮上,尼康采用定制的尼康KeyMission 360全景VR相機進行了直播,觀眾們可以從360度的視角觀看白宮的每一個細節。

  當越來越多的VR技術頻繁出現在演唱會、頒獎盛典等場景中時,一年一度的春晚采用VR進行直播也就在意料之中了。

  2016年除夕夜春晚直播期間的受眾總規模達10.33億,春晚多屏直播收視率達30.98%。從往年的經驗來看,春晚作為每年收視率超高的視聽盛宴,對于新一年的流行也往往能產生不小的影響。2017年春晚將采用VR直播,那么不難預料,在2017年的各大電視晚會、盛大活動中,VR直播可能會成為標配。

  【資本】

  創業者、資本扎堆VR直播

  當VR直播的星星火苗出現燎原之勢時,資本市場很快盯上了這塊肥肉,創業者扎堆玩起了VR直播。

  在IT桔子上搜索關鍵詞VR直播,就有19家與VR直播有關的創業公司,且大多是2016年新近成立的,業務方向包括提供VR直播一體化解決方案、VR直播APP及生態系統、直播設備研發等不同類型的公司,一個新的產業鏈正在形成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2016年第四季度,“VR遇冷”成為行業的高頻詞,但在2016年末、2017年初這一段時間內,卻有多家VR直播的創業公司獲得融資。

  2016年12月14日,在加入VR支持后,3D在線電競直播平臺Boom.tv獲得350萬美元融資。2017年1月10日,VR直播公司RGBVR獲得真格基金的千萬級Pre-A輪融資。同樣在1月,國內的VR全景運營商互動視界宣布完成千萬級別的A+輪融資,估值達到1.5億元。

  國外在VR直播領域走得更早一點,除了微軟、Facebook、索尼、HTC等巨頭布局之外,也不乏優秀的創業公司參與,Next VR就是其中的一個明星項目。

  這家總部位于洛杉磯的VR直播公司擁有從拍攝、壓縮、傳輸和內容顯示等多項VR專利技術,在國外VR直播領域也是聲名鵲起。2016年2月,NextVR與??怂贵w育簽下5年的合作協議,一舉將世界職業棒球大賽、代托納500汽車賽、2017超級碗等重量級體育賽事納入囊中。

  2016年8月9日,NextVR正式宣布完成8000萬美元的B輪融資,估值達到8億美元。有趣的是,NextVR的投資者中,很多都來自中國,包括網易、中信國安、華人文化產業基金、中信資本等明星基金。

  這也從側面反映了中國的投資圈對于VR直播的普遍看好,事實上,在國內,很多互聯網巨頭也有涉足VR直播。

  在BAT中,最早涉足VR直播的應該是騰訊,這可能與騰訊的社交基因和視頻資源有密切關系。由黎瑞剛一手打造的微鯨VR也是王菲演唱會的技術支持方,其投資方中就同時包含了騰訊和阿里巴巴。另外一家七維科技在VR直播領域也小有名氣,2016年3月被光線傳媒以4000萬元收購,算是抱上了巨頭的大腿。

  企鵝智庫的一項研究表明,49%的用戶用VR來看視頻,45%的人用VR進行視頻聊天,這也說明VR直播具備廣泛的用戶基礎。

  近一年來,“內容短缺”一直是VR行業整天掛在嘴邊的嘮叨,UploadVR在650位企業、技術行業、投資者和VR/AR顧問等人士中進行了一次調查,結果顯示37%的人認為VR行業最大的挑戰還是缺少內容。

  巨頭的動作往往會成為一個行業的風向標,當國內外優秀的創業者和資本都聚焦于VR直播時,這對于一直高喊“內容短缺”的VR市場意義重大,就像是給剛燃起星星之火的干柴上撒了一包又一包的助燃劑。

  當確定了需求是真實存在的時候,接下來的問題就是能不能滿足它,以及如何滿足的問題。

  【技術】

  直播流程中面臨諸多技術難點

  想要分食VR直播紅利的創業者很多,但要達到理想的直播狀態,依舊面臨諸多技術難點。

  在VR直播領域,有的人還沒下場,有的人已經選擇了離場。強氧科技是一家老牌的攝影器材銷售商,近幾年也重點發力了虛擬現實業務,2016年上半年,強氧科技做了多場VR直播,但到下半年時,就很少涉足VR直播了,更多地將重心放在了VR內容的拍攝和制作上。

  強氧科技內容總監錢曉勇介紹稱,剛開始做VR直播還可以,但是隨著用戶和客戶的新鮮感消退,VR直播就很難做了,“內容和直播最大的區別在于,制作內容可以是無限的,直播的內容素材是有限的。”

  如果把直播流程分解為拍攝端、制作流程、接收終端三大板塊,目前,在每一個板塊都還有許多不理想的狀況。

  中搜創投副總裁王歡認為,VR是一個綜合的沉浸式體驗,僅僅把觀眾擺在了第一視角,如果音響效果、現場互動、氛圍感受達不到相應的效果,也很難有較好的體驗。“和電影的3D和2D一樣,有些內容并沒有必要3D,現在很多好萊塢大片又在回歸2D。”

  “VR直播一定是未來的方向,現在也會有一些粉絲和新潮的用戶去買單,但形成規模效應還需要一段時間。”王歡說。

  在拍攝端,國內外從事360度全景攝像機研發的公司很多,已經誕生了一些能夠較好地完成VR拍攝任務的設備。例如數字王國研發的攝像機Zeus就搭載了八個攝影頭,采用了全局快門技術,可輸出8K全景無縫VR影像,或實時輸出4K全景無縫VR影像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王菲“幻樂一場2016”演唱會和“2016年金馬獎”頒獎典禮VR直播背后,數字王國都是重要的技術操盤手。

  數字王國執行董事謝安認為,在拍攝端,真正的挑戰在敘事邏輯和拍攝手法,“以往拍電影、電視直播的框框都不存在了,我們要在觀眾可以自由選擇視角的情況下去述說一個故事,從劇本到鏡頭調度都是革命性的。”

  謝安介紹稱,目前數字王國的思路主要是兩種:一種是360度處處講故事,讓觀眾在虛擬現實場景下,可以跟隨自己挑選的故事線索走;另一種是通過心理和視覺引導,讓觀眾自覺跟隨劇情。

  VR直播并不意味著用360度全景攝像機拍攝完后直接掛在網站上傳輸,還需要一系列實時縫合、渲染以及特效處理。

  在這個過程中,視頻流的實時拼接和縫合十分困難,需要將多鏡頭拍攝的畫面進行亮度色彩調整、對齊、畸變矯正、投影到球面等一系列處理后,合成為一幅完整畫面的過程。

  此外,因為直播的實時性,加上VR內容視頻大小遠超過普通視頻流,所以VR直播對于網絡帶寬的要求較高。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也表示,解決網絡延時問題,是華為在VR時代的機遇。

  在接收終端,最大的困難還是來自于VR頭盔的普及度和質量參差不齊。

  VR直播流程和普通直播流程很像,但要達到身臨其境的感覺,在頭盔端需要達到4K甚至更高的分辨率,但目前市場上很多VR頭盔都達不到這個要求。

  謝安對此深感苦惱,“我們拍攝的內容甚至可以達到10K的分辨率,能做出電影級的內容,但是到播出載體后,用手機一看就是4K了,用有些頭盔看,2.5K都達不到。”

  事實上,中國的VR用戶對于價格確實比較敏感,IDC和京東聯合發布的一項研究報告顯示,90%的人希望購買200元以下的VR產品。

  綜合來看,在以上的技術難點中,謝安認為硬件問題是最容易解決的,按照目前VR硬件的普及速度和更新速度,很快就能成為用戶的標配。他認為最大的挑戰還是來自于VR內容拍攝手法、思考方式等實操技術層面的問題。

  錢曉勇則認為,目前整個VR直播的業務流中,最大的障礙還是帶寬速度。

  【未來】

  付費直播是VR變現的終極形式?

  雖然VR直播還有著諸多技術障礙,卻也在早期的探索之中,意外地找到了一條新的VR變現通道:付費直播。

  2016年12月30日,王菲“幻樂一場”演唱會在騰訊視頻和微鯨VR兩個平臺上進行了VR付費直播,票價為30元。

  如果與現場7800元、5800元和1800元的超高票價相比,30元確實不值一提,但對于一直處在變現難困境的VR行業而言,這是一次大膽的嘗試??上У氖?,兩個平臺都沒有公布最后的VR直播數據。

  據野馬財經報道,在據直播還剩1小時,騰訊官網顯示VR直播票已經售出近180萬張,按照每張票30元來算,此次VR直播的票價收入將達到5400萬元。

  微鯨VR的直播頁面則顯示,共有8.8萬人在線觀看,264萬元收入囊中。

  當然,要完成一次高質量的VR直播,成本也不低。強氧科技錢曉勇介紹稱,在VR直播中,主要成本包含技術人員費用、設備研發的費用均攤、帶寬成本以及后期制作成本,“為了找到最佳的直播方案,我們每次還會做場景的預搭建,整體來說成本還是挺高的。”

  事實上,目前VR行業的變現模式都還在探索之中,要么賣硬件,要么提供TO B的內容服務,針對C端的收費模式一直不太成功,這次王菲演唱會的付費直播形式算是為VR行業打開了一扇新的窗戶。

  作為直播技術提供方的數字王國執行董事謝安表示,在王菲演唱會前,全球還沒有一個成熟的VR變現模式,這是第一次大規模的C端用戶付費,“以前都是提前找贊助,這次付費直播也說明觀眾愿意為優質的VR內容付費。”

  不過中搜創投副總裁王歡認為,很多粉絲是為王菲買單的,并非為VR買單,“如果一個小眾歌手,或者是在一個小平臺上也能讓用戶買單,那才算模式被驗證。”

  但王歡也認可付費直播對于VR而言會是優質的變現模式,甚至是終極的變現模式。在他看來,VR最終只能靠C端買單,才能實現規?;瘍r值,這個前提就是具備大規模用戶。“目前來看,VR最好的變現形式還是TO B的服務。”

  作為創業者代表,錢曉勇則認為,VR行業距離真正的TO C收費還差了“十萬八千里”,至于現在的付費直播,在某種程度上也不一定是VR本身的價值,“對于一些明星IP,不管你做得怎么樣,總會有一些粉絲買單。”

  “VR直播可以說成是用戶為內容買單,但是你自己得有一個評估,VR在里面發揮了多少價值,這決定了你的路能走多寬,能走多遠。”錢曉勇說。

  新京報記者 王鵬 實習生 薛星星


本站所有文章,如需轉載,請注明:轉自西寧網絡公司[http://www.jf-po.com]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jf-po.com/show/233/
上一篇:英國謝菲爾德大學首次在華招收3D打印方向碩士博士 下一篇:人工智能,下一個將打敗誰?

西寧科技資訊相關文章